苏州吴江一男子上班4年内6次自残 只为借机私了骗钱

发布时间:2019-01-19 14:47:11

  某医院开具的李某伤情报告 吴江开发区警方供图

  苏州吴江一男子李某,因嗜赌欠下了70万元债务,妻子最终忍无可忍和其离婚,三个孩子也跟了母亲,李某被判每月需支付3000元抚养费。由于付不出抚养费,李某便无法探望孩子,于是心生一计,专门找一些中小企业,入职上班没几天就自残后假装工伤,借机私了骗钱,比如锤子砸手、热砂烫脚等,由于下手极狠,几乎无人怀疑是刻意所为,直到第6次才被识破了伎俩。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李某每次得手,总是忘了初衷,将骗来的钱挥霍一空。

  今年12月11日,吴江区公安局同里派出所接到报警,称辖区内某厂发生工伤纠纷。赶到现场后,此前在这家工厂里做工的报警人李某,一上来就希望民警帮他协调工伤赔偿问题,为他“作主”。然而当民警问及其受伤经过和细节,以及治疗情况时,李某却显得支支吾吾起来,神情也十分慌乱。

  民警发觉事有蹊跷,便查看了报警人李某的就医记录,发现李某口中的伤实为陈旧性伤痕,这更加引起了民警的怀疑,同时在询问过厂方负责人后,发现确实没有什么证据说明李某的伤是工伤,于是告知双方可以到劳动部门去反映。

  事情看似解决了,但是处警民警回到派出所后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于是将报警人身份信息在平台内进行滚动查询。

  果不其然,从2014年至今,报警人李某曾因为类似的事情在吴江多地报过警,于是民警当即同此前与李某发生过工伤纠纷的五家单位电话联系。

  由于李某待过的这几家公司规模都不是很大,所以接通电话的几家公司负责人都对这个李某有很深的印象。他们反馈的情况也大致相同,都称李某上班几天后就发生了所谓的“工伤事故”,其中两家公司走正规途径报工伤也都没能审批下来。

  而最终这几家公司为了息事宁人,全都接受了李某私了的要求,直接赔偿了其现金1000至5000元不等。由此看来,李某的这个工伤并没有这么简单。民警在收集到相关证据后,于12月18日将李某抓获归案,李某对自己假造工伤骗取钱财的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原来,嫌疑人李某前些年因嗜赌,欠下70多万元的外债。妻子见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,也无改过之心,忍无可忍之下选择与其离婚,三个儿女也都被法院判给李某妻子抚养。

  这样一来,除了偿还外债,离婚后的李某还要承担三个孩子每月3000元的抚养费。走投无路之际,李某便想到去小公司应聘上班,然后假造工伤事故骗钱,这样一来钱就来得快了。

  于是在入职第一家公司没几天,李某就趁工友不注意,用锤头把手砸伤,以此骗取了误工费、营养费等3000余元,但是这些钱也并没有用来支付抚养费,而是被李某挥霍一空。

  李某在悔恨之余,只得选择再次作案。于是在休养一段时间后,故伎重施,又先后以头、脚、眼睛被伤为由,共骗取五家企业万余元。由于李某下手极狠,几乎无人怀疑是刻意所为。

  令民警大跌眼镜的是,尽管李某这些年骗了不少钱,但几乎没有给过孩子任何抚养费,一旦得手,总是忘了初衷,将骗来的钱挥霍一空,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 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李某已被警方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

  相关法律知识:

  赌博罪量刑标准

  犯本罪的,处三年拟下荷期徒刑、拘役或存管制,并处罚金。

  赌博罪构成要件

  一、客体要件

 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主义的社会风尚。赌博不仅危害社会秩序,影响生产、工作和生活,而且往往是诱发其他犯罪的温床,对社会危害很大,应予严厉打击。

  二、客观要件

  本罪在客观万面表现为聚众赌博、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。所谓聚众赌博,是指组织、招引多人进行赌博,本人从中抽头渔利。这种人俗称 "赌头",赌头本人不一定直接参加赌博。所谓开设赌场,是指提供赌博的场所及用具,供他人在其中进行赌博,本人从中营利的行为。开设赌场营利包括两种方式:其一是开设赌场者不直接参加赌博,以收取场地、用具使用费或抽头获利;其二是开设赌场直接参加赌博,如设置游戏机、吃角子老虎等赌博机器或者雇用人员与顾客赌博。只有"开设赌场"的人,即赌场老板或合伙开办经营赌场者才应构成犯罪,普通雇员不属于开设赌场的人。所谓以赌博为业,是指嗜赌成性,一贯赌博,以赌博所得为其生活来源,这种人俗称"赌棍",只要具备聚众赌博、开设赌场或以赌博为业的其中一种行为,即符合赌博罪的客观要